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
| 8th Apr 2013 | 一般 | (1 Reads)
暮色低垂,路燈映出這個城市一角的悲涼色彩。寂寥的行人匆匆趕路,孤單的車輛疾馳而過,丟下白天喧囂繁華的塵埃,在晚風中徐徐飄散。 一位老人,獨自坐在花壇邊的台階上,目光凝視成一池深邃的湖水,身影定格成一座沉默的雕像;唯有他滿頭的銀髮,在風中飄舞成一絲動感的風景線,深深地灼傷我本已落寞的心房。 老人的安靜,不容我走上前去打擾。只有遠遠慢下我晚歸的腳步,用心去一同感受老人此刻的靜默。 他在思念麼?遙遠的地方,一定有他優秀奔忙的兒孫,他回想著難得團聚的歡樂時刻,兒孫體貼孝順的溫暖彷彿還在四周縈繞,掩藏不住皺紋裡那隱隱的一絲微笑。只是身邊,少了一個人可以聽他一遍遍的絮絮絮叨叨,他的思念,有一點甜蜜,也有苦澀的味道。 他在回憶麼?滿臉的滄桑卻擋不住歷經歲月沉澱之後的淡泊。曾經為愛哭紅過雙眼的青春,曾經恨過也深深愛過,記憶中走遠的人,依稀就站立在昨天。無論傷痛,抑或是美好,都已經接受了最漫長的考驗。滄海桑田的變遷,漸漸老去的容顏,在老人心間,都已經變得從容坦然。塵封在記憶深處,只在這樣的夜晚,獨自回味,淡淡傷感。 他在嚮往麼?不求錦衣玉食,不貪家有萬貫,只盼望這一刻,有一個可以默默相守的夥伴,聽他講述那些陳年舊事,感受他的悲喜人生。無需交談,只要靜靜聆聽,他的晚年從此便沒有孤單。 可是,老人孤獨的身影刺痛著我的雙眼。他的衣著清爽整潔,他的雙眼雖然不再清澈明亮,卻透著祥和平靜的神采。這一切,都在提醒我,無需驚擾老人,他並沒有迷途,也不是健忘,他只需要一個人靜靜地坐著,任走過的每一個日子,在心底交織重疊。 突然想起,某次回家探望父親,輕輕邁進老屋的瞬間,映入眼簾的就是這樣相似的一幕:父親獨自靜靜地坐著,雙眼望向窗外,望得很遠很遠…… 在這個暮色漸濃的春夜,在這個孤獨老人的身影後,我來不及擦拭早已潮濕的眼眶,急切地掏出手機,撥通了那個熟悉卻不常打的電話。